您现在的位置是:

李高峰:河南来的“北京好人”(图)

2019-02-09 01:37

  “你去管那闲事干嘛?难怪人家喊你傻子!”刚进家门,妻子毛红霞气不过,一顿好撸。没想到,第二天,毛红霞用来卖菜的车竟也不见了。半夜,李高峰推着车回来了,上面还挂着垃圾的“残骸”。“你这车可立功了,今天捞了好几车垃圾呢。”李高峰还是憨憨一笑。

  “这是谁家的红薯啊?人呢?”眼看客人来了好几拨,卖红薯的却不见踪影。红薯香气飘出老远,直到人们闻到了焦糊味儿。

  李守禄,一个为超市送啤酒、饮料的搬运工。加入了服务队后,在八里庄附近义务疏导交通,帮人指路,沿街清理小广告。

  黑红的脸膛儿,宽厚的肩膀,说话略带河南口音,这就是李高峰,一个河南来京的打工者,却被北京团市委颁发了个称号“北京好人”。

  几年下来,李高峰还清理了几十万条小广告、百余处卫生死角,抓获违法犯罪分子28人,帮助180多名外地来京人员找工作,替农民工兄弟讨回拖欠的工资280多万元,抽空,他还照顾着30多名孤残人员。看到草丛里有塑料袋、废纸、丢弃的餐盒,他就停下车,连扫带捡,不拾干净不算完。义务清理二道河沟,李高峰已经坚持了10年。一辆自行车,一把扫帚,一个簸箕,五公里的路,每天一个多小时。

  二道河沟位于城乡结合部,周边居民比较杂,环境脏乱差,以前河边随时可见垃圾,排水渠变成了臭水沟。一到夏天,蚊蝇满天飞,最怕下大雨,雨水和垃圾混在一起,无法排出。

  “不过,听说了这些事后,街道特重视,不仅送我去了医院,还加派了巡逻的人。高峰的心气儿又高了起来,他总说,邪不压正!”

  延静里中街至平房乡长达5公里的河道,这几年共清理出上千车垃圾。同时,往河道里扔垃圾的人也越来越少了,二道河沟水清景明。

  干的这么多“傻事”里,有一件让李高峰记忆最深刻:那天,他途经农民日报社门口,看到一位老人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脑后鲜血直流,围观的人很多,却没人敢上去搀扶。李高峰扒开人缝钻进去,二话没说,脱下自己的白T恤,捂住老人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轻轻托起老人的上身。“小伙子,别犯傻,当心一会儿家属来了讹上你。”围观者中有人善意地提醒。“那咋中?要出大事呢!”李高峰没有犹豫,一边扶着老人,一边拨打110。

  “有时我也会跟他抱怨,别人来北京都是为挣钱,过上好日子,可你呢,为做好事来了!”毛红霞说,因为李高峰带着巡逻队抓过好几次小偷,家人受到过恐吓,不仅毛红霞曾被打掉了门牙,儿子也在回家路上被人威胁,“叫你爸以后别那么多事!”

  至今,李高峰的手臂上仍留有和盗窃犯罪分子搏斗时留下的疤痕,而他因帮助居民掏粪、经常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,也落下了哮喘的病根儿,“但我觉得自己活得很有意义,为人民服务是我的生活,奉献是我的快乐!”

  短短4年,志愿者队伍由起初的40人,壮大到了现在的800多人。其中不仅有河南人,还有来自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北等全国各地的外来务工人员,队员中,有保安、保洁员、农民工,也有大学生、公司经理。

  好心人喊了半天,才把李高峰从河边喊了回来,只见他拿着竹竿、拎着鞋,湿漉漉地打着赤脚跑回来,身上还带着臭气,而岸边,多出了一堆刚从河里捞出来的垃圾。

  毛红霞每天忙着卖菜挣钱,希望李高峰能帮着带带孩子。没成想,有一次李高峰把刚3岁多的儿子扔在公园里,自己跑到河边清理垃圾。见爸爸一直没回来,孩子就在公园和菜市场间往返了5次,哭着寻找爸爸妈妈,晚上回来一直喊腿疼。

  (上接第一版)对丈夫的这股“傻劲儿”,妻子毛红霞最了解。其实,李高峰来北京不久就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送报员。因为踏实、肯干,他被评为优秀员工。可工作一忙,李高峰做公益的时间越来越少,一狠心,他辞掉了这份工作,做起了每月只有800元工资、但空余时间较多的社区保洁员。

 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“烤红薯事件”,居民才知道这个人不是谁雇来的保洁员,只是个来京不久的河南人,就住在河边的小平房里,每天在路边卖烤红薯。

  王刚,在北京有4家工程公司,加入了服务队后,自己出资组织了个电影放映队,每周三次给社区居民义务放电影。

  家属赶到了,冲着赤膊的李高峰一个劲儿道谢,还直往他手里塞钱。李高峰紧忙挡住,“大姐,我不是为了钱,谁没有父母,快去照顾老人吧!”对方执意追问他的姓名,“我是河南人。”围观的人群中,传来掌声。

  “孩子从一年级起,我们就不敢去接送,就怕人知道李高峰是他爸。一次下大雨,别的家长都去接了,只剩我们家孩子一个人在教室里。一位家长看不过去了,给了我儿子一把伞。可等孩子走到家,还是成了‘落汤鸡’。”毛红霞眼圈红了。

  曾有外国媒体的记者这样问李高峰,是不是地方政府为了树立形象而故意让他这样做,背后给他发工资。李高峰听了很诧异:“北京是首都,是我们自己的家,每个人都有义务有责任建设好它。地绿水蓝,街道整洁,也好迎接包括你们在内的来自全世界的客人呀。”

  北京好人、优秀志愿者、北京文明之星、全国劳模……李高峰出名了,一些公司、老板慕名而来,邀请他去工作,承诺月薪过万元,可被他一口回绝了。“我只是一个河南来北京打工的普通人,被评上‘北京好人’,哪是为了赚大钱,是为了做更多的好事。”李高峰说。(下转第三版)

  一天,一辆宝马车停在了李高峰家门前。走下车的人是在网络公司工作的焦玉祥。“李哥,我们好多河南来的务工青年都愿意和你一样,做建设北京的志愿者。”

  没带钥匙的毛红霞只好和儿子一个屋里一个屋外,一声“妈妈”,一声“儿子”,边对话边掉泪,等了好几个小时。

  如今,李高峰一家四口仍然暂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平房里,除了床,再摆不下什么家具。孩子大了,夫妻俩只好在房子中间拉了个帘子。

  “你这人傻不傻啊?把买卖扔一边,自己跑去捞垃圾,又没人给你发工资!”看着好几块红薯成了“黑焦炭”,路人直纳闷儿。李高峰憨憨一笑:“垃圾清理干净了,咱自己住着不也舒服嘛?”

  第二天一早出门前,毛红霞“警告”李高峰,一定要看好孩子。结果晚上回家一看,门上挂着把铁锁,儿子在里面哭哑了嗓子。原来,李高峰把儿子反锁在家里,自己又去河边捞垃圾了。

  李高峰是朝阳无限小区里的一名清洁工,他的本职工作就是打扫社区卫生,不到中午就完活儿。但他偏偏闲不住,每天都要早俩小时出门,干完分内的活儿,再去小区北边的二道河沟边捡拾垃圾。

最新推荐

  • 李高峰 落户北京队伍欲“

    未来,李高峰想把志愿者服务队正规化,合法化,我们已经去民政部门注册,成为首都志愿服务的正规军。 虽成了社区里的名人,但李高峰和志愿者们从未间断志愿服务,目前,志愿者

  • 李玲与李高峰、广州蓝波

    李玲与李高峰、广州蓝波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、黄萍林民间借贷纠纷一案,李玲不服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(2017)粤0105民初9609号民事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。因你下落不明,依

  • 全国雷锋文化联盟李高峰

    所以,模糊状态还是非常好的。这种融合就是庄子讲的混沌,混沌是一个模糊状态,是一个创新空间,如果把这个模糊搞清楚了,结果适得其反。有人说徐永光是公益搅局者,看起来有

站长推荐

  • 宜阳小伙儿李高峰:身残

    当然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自2008年至今,政府方面的变化和进步也是有的。第一,总书记任期内,在十七大提出了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就是要最大限度地激发社会活力;十八大,习总书记

  • 李高峰:河南来的“北京

    你去管那闲事干嘛?难怪人家喊你傻子!刚进家门,妻子毛红霞气不过,一顿好撸。没想到,第二天,毛红霞用来卖菜的车竟也不见了。半夜,李高峰推着车回来了,上面还挂着垃圾的

  • 李高峰 落户北京队伍欲“

    未来,李高峰想把志愿者服务队正规化,合法化,我们已经去民政部门注册,成为首都志愿服务的正规军。 虽成了社区里的名人,但李高峰和志愿者们从未间断志愿服务,目前,志愿者